一月_三件感動的小事&快樂的兩天

其實日子有認真過就有很多事值得記下,但是真的不要懶惰,因為時間過去,慷慨激昂的體會最後都會平靜下來,失去了最好的緬懷時機。

一月開始過隨心所欲的日子,追劇追到飽的日子,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很爽嗎,好像滿爽的,但大部分時候也安靜的很無聊。

發現我開始害怕回答某些問題,「你現在都在幹嘛」「以後有什麼打算」,這曾經是我很喜歡的聊天起手式,聊聊近況、聊聊對人生的規劃,是了解一個人單刀直入的好方法。

直到有次和梓崴走在往火車站的路上,等紅燈的時候,我不過隨口一提,她的臉立刻沉了下來,說還是不要聊這麼沈重的事情,當時我才知道這不是一個可以輕輕提起輕輕放下的話題。

我沒有真正了解那份心情,直到自己成為被提問的人。我們可以聊晚上要吃什麼,最近想去哪裡玩,哪裡有什麼新鮮事,乃至別人的八卦,這麼多東西可以聊,為何要聊什麼未來打算、以後的工作、人生的規劃這種事情,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然後我好像就理解了。

因為提問的人不用負責,做夢的人不用負責,學生也不用負責。而說出口的話是要負責的。(不過問了我還是會認真回答的,可以讓我稍微面對現實一點)

近來很常被一些小事情感動,感動的波動沒有大到會說出來聲張,但也沒有小到會被忽略。有時候只是一個moment的感覺,但至少意識到它們之後就沒辦法輕易放過。

開始火車環島的第一天,預計去彰化找鄭采蓉吃飯,因為要住哪裡一直到時間很接近了才敲定,所以本來約好要吃晚餐變成午餐也是出發前一兩天改的,當天還因為出發前先去看望阿公阿嬤而沒搭上預期的班次,對於行程一直有點變動我其實有點小歉疚,不過鄭還是在我一出火車站就在那裡等著。

大概是我真的有點餓了,餐廳裡人滿為患給我一種絕望感,我已做好再等上二十分鐘的心理準備。不過鄭倒是逕自走向櫃檯老闆:「有訂1:00的位置,兩位,姓鄭。」那時候我忽然意識到這種小小的貼心是可以讓人感動的。

但我一直沒有特別提,總覺得不是太大的事情,特別講出來好像反而見外了。

然後是最近的週末,梓崴休假下來台南玩,還在閒聊確認時間,我心血來潮一句「好想去唱歌ㄛ」,就在她訊息來回安排下,敲定了時間、地點,連要揪的人也一應約好了。

我沒有在ktv 唱過歌,就和很多閉俗的人一樣,想到要面對眾人被檢視好不好聽的情況下就不知道怎麼發出聲音了,但自知還是喜歡唱歌的人,近來冒出想要突破這個障礙的想法,畢竟凡事總有第一次,於是先隨意的拋出了這顆球,有些誠惶誠恐,而它就這樣被穩穩的接住了。

不必面對其他可能的拒絕,只需要專注的處理自己就行了,梓崴二話不說的兩肋插刀是第二件讓我感動的小事。

終於準備要搬離台南,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回憶會累積,雜物也會累積,一次次的怠惰抉擇更是不斷累積,到了房間裡的東西一趟休旅車裝不下的程度,必須得先寄一些回家才行。

好不容易打包了兩大箱的書和衣服,從四樓扛到一樓,準備載往郵局寄出的時候,發現這兩個方方正正的大箱子根本放不進機車前面那個小小的長方形空間。失算啊失算。

從這裏到郵局雖然不遠,但走路少說也要20分鐘以上,更別說要扛著沈甸甸的大箱子走上兩趟,我開始盤算各種可能的選項,就是要請人幫忙也不能是個太麻煩人的方案。

最後決定拜託科錡開車幫我運送這段距離,學長一如往常的阿沙力,甚至說「我幫你載回家就好啦,如果沒有很急的話,我休假回家的時候順便幫你載過去。」

其實學長家在雲林,不在嘉義,來一趟不是真那麼順路,但在自己覺得困擾又不希望打擾別人的時候,能被這麼支持還是覺得挺感動的。

近兩個月來最快樂的時刻集中在這個週末,唱歌這天,和吃火鍋的這天。

唱歌的這天,我不確定是因為唱歌本身感到快樂還是成功克服自己心魔而快樂,抑或是待在這群人之中跟著被氣氛感染而接收到快樂。

吃火鍋的這天,大概算是初次和所謂朋友的朋友一起吃飯,不知道會不會感到尷尬,但過慣一個人的日子,就是尷尬也變得很新鮮、很值得一去。

但令人驚喜的是這頓飯自在異常,他們最體貼的是,即便有很多三個人自己知道的故事跟內梗,還是會不厭其煩幫我前情提要、角色介紹,甚至找資料支援、親自上演;這家吃到飽的麻辣鍋是他們的基地,滿載回憶的地方同時建立了自己的規章:一定要坐有電視的那桌、前三輪點餐只是基本盤、自己要吃的料自己放,有明訂的規矩也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我是一個沒有飯麵就吃不下其他東西的人,無論菜、肉、火鍋料,沒有白飯、沒有科學麵就是不行,在吃到飽的火鍋店這種人叫賠錢貨,但我仍然被接納。我甚至一把料丟入鍋中就會失憶,完全不記得自己到底剛剛放了豬肉還是牛肉,放了金針菇還是高麗菜,熟了就夾起來吃(但我已經非常努力嘗試記憶)但他們似乎還是可以接受我罔視他們的規則,一切都自然的彷彿是已經認識很久的朋友。

他們說《單身即地獄》是要跟朋友一起看的類型。於是我們移駕到剛重新整頓完成的房間,擺好桌子、架好投影機、倒好了飲料特調,開始對劇中角色品頭論足,這種快樂真是直接暴力又簡單純粹。是好久以來一個很棒的晚上。

過後的兩三天,我不斷在放空的某一刻因為想起這個晚上而嘴角上揚,同時也因為不知道何時能再現這一刻而感到失落,有點像一場長途旅行結束後的那種悵惘。

這是我近來感受到的生活的樣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